李开复:欧洲人工智能毫无希望

在世人的眼中,欧洲的人工智能发展非常强劲,虽说比不上中国和美国,但是在前面数3个数,也可能看到欧洲的影子。


但是,苹果和微软的前任高管,谷歌中国的前任总裁,著名的风险投资家和人工智能专家李开复表示,欧洲甚至没有资格获得AI铜牌奖章。


在接受采访时,他认为以下几点是欧洲没有能力角逐前三的原因:

  • 没有风险投资企业家生态系统;

  • 从未建立过任何成功的消费者互联网公司;

  • 从未建立社交交媒体公司或大型移动应用公司;

  • 本土企业无法竞争的过谷歌、Facebook等。


具体采访内容如下!


问:虽然你看好美国和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巨大潜力,但你还没有分享你对欧洲这方面的看法。你对欧洲人工智能潜力怎么看?


答:我不考虑欧洲,因为我认为在这场人工智能比赛中,欧洲甚至没有机会参加所谓的“铜牌”。


除了强大的研究传统外,欧洲还没有美国或中国的其他成功因素。如果列出硅谷引领潮流的五大理由,以及中国领先的五大理由,那么对比之后会发现欧洲只能达到硅谷的一半条件。


此外,欧洲没有风险投资企业家生态系统。欧洲的企业家远没有美国企业家那么创新,也没有中国企业家那么顽强。欧洲的企业家缺乏处理这些类型的软件和AI问题的经验。


欧洲有很多卓越的硬件和电信公司,以及一些非常好的企业公司。但实际上从未建立过任何成功的消费者互联网公司,社交媒体公司或大型移动应用公司。因此欧洲没有处理大数据或大型AI公司的经验。


唯一的例外是Google DeepMind,但现在这是一家美国公司。它已经被Alphabet收购。


问:与美国和中国相比,欧洲还缺少什么?


答:美国领先,那是因为它在研究和实施方面兼具强大的实力,拥有世界上最好的风险投资企业家生态系统,并且有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商业巨头,保证了美国的巨大领先优势。


在美国已经有四五十年的跨学科合作:半导体行业,PC行业,软件行业,互联网行业,社交媒体行业,移动行业都在相互协作帮助。而现在所有的资源都在帮助AI行业。硅谷继续保持这些优良传统。


中国是强大的,因为中国的市场规模巨大,人人都说中文,都有相同的历史文化,并且人口众多。在中国,数据容易汇总的事实创造了有利可图的商业模式,因为如果它在一个城市中运作,那么它就可以在一百个大城市中运作; 如果它适用于一处地方的人口统计,那么它适用于所有地方的人口统计。


此外,市场规模在AI中具有更大的优势,因为它需要大量数据; 数据越多,效果越好。此外,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企业家生态系统,风险投资和企业家互相帮助促进彼此经济快速增长,比美国发展的更快。


虽然在许多方面中国都处于落后,但是这也带来了一些“好运”,这使中国能够直接跨越到移动世界,直接跳过信用卡支付进入移动支付,现在跳过商场购物直接进入网上零售,等等。一个行业的遗留问题是难以甩掉的,因为它带来了难以改变的坏习惯和难以抛下的担子。


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商业模式,形成了许多独一无二的巨头公司。中国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比美国商业模式更坚不可摧;在中国,“赢家通吃”、追求卓越的执行力、职业道德和执行速度的风气,使得中国涌现出的科技巨头更难被淘汰。所有这些结合成了一种全新的产生技术巨头公司的方式。


最后,中国拥有政府优势:建设基础设施,提供投资,并设定全国范围的发展方向。


问:你如何看待对欧洲监管举措(如数据保护,反对科技垄断行动和创新沙箱(全球安全行业的顶级评审赛事之一))的建议将有助于欧洲制定其AI规定?


答:这是一个非常学术性的论点。为了让欧洲真正参与竞争,我们不得不重新开始——去欧洲删除所有人的手机和互联网信息,一切从头开始。但可惜的是,我们无法消除历史或人们的习惯。


在欧洲,人们普遍使用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即使他们不喜欢其中的的一些内容,但总体来说还是十分喜欢这些公司的软件。


Google非常强大,能够确切地知道谁输入了什么,搜索了什么。我不认为通过匿名化数据和创建更大的聚合将实现更强大的功能。没有人可以证明这一点。但事实上,谷歌和Facebook已经能够获取你的信息了,这让他们获得巨大收益。因此,如果你去掉这种能力——新公司将如何竞争?如果你把Facebook和谷歌留在欧洲,但随后用新方法推广第三个公司,他们就没有任何数据。


谷歌和Facebook基本上都有货币印刷机,所以我不相信欧洲监管下的新公司会更好地实现货币化。我相信它会更好地保护人们,但我实在不相信它能更好地盈利。所以我觉得欧洲成功的唯一途径就是淘汰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


“对于欧洲来说,成功的唯一途径就是在竞争中赛过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


但是,通过限制这些科技巨头的力量,来实现欧洲的崛起领先,这种想法太天真了。它几乎无法实现,因为欧洲远远落后,同时人们不会放弃谷歌带来的好处,因为这是他们喜欢的东西。这就是一个资本主义的世界。


问:你如何看待欧洲的创业公司希望与来自美国和中国的全球科技巨头一起开拓一条道路?


答:如果你想进行实验,找一些真正不发达的国家,那里什么都没有。然后尝试你的想法,或者使用符合当地风俗的基础设施,从而建立完全不同的东西。


谷歌没有通过构建更好的操作系统来击败微软。但现在微软刚刚用谷歌浏览器Chromium 取代了其Edge浏览器。微软在浏览器战争上已经输给了谷歌。谷歌表示“我们将建立更好的技术来击败微软的主导浏览器及其垄断”。相反,谷歌经历了一个“独立”的过程,它先建立一个搜索引擎,接着货币化广告,然后它抓住移动,收购了Android,然后令Android成为默认标准,接着谷歌又想出如何货币化地图,搜索服务和Android商店。最后,Google的浏览器也运行得更好。


微软的影响力正在被谷歌取代,这是非常有启发性的;这就是你如何与另一个巨人击败一个巨人。当然竞争还没有结束,现在微软正在转向云计算。但我真不相信垄断者永远无法被挑战的说法。


我钦佩欧洲的理想主义,我认为保护人们隐私的努力是伟大的。但我的建议是创造一个全新的应用,并专注于开发它。它可以做到,你只需要用理想主义来寻找下一个范式转变并在那里应用你的创新。


问:中国对数据隐私的态度如何影响科技行业的创新?


答:中国公司与美国公司没有太大区别:他们汇总数据,创建闭环系统并使用AI最大化其利润,就像Google,Facebook和亚马逊它们这样。


中国政府有自己的数据保护法,与其说是保护个人数据隐私,不如说是限制公司之间相互销售数据。重点针对的是像Facebook-Cambridge Analytica之间不合法的数据传输案例。


中国的技术法律往往非常实用。他们倾向让事情先实施起来,出错了再去纠正。当政府看到事情出错时,它会迅速行动并纠正它们。


政府根据一些人从其他人手中购买到数据,然后发送虚假广告并在信用卡上发送假订单的情况,发现大量欺诈行为。所以这是政府想要停止的大问题。此外,它也会阻止Cambridge Analytica类型的案例,但这不是最初的动机。


在中国,个人觉得自己的隐私被技术巨头们不正当利用的案例并不多。所有这些科技公司,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他们必须考虑声誉问题,以免造成群众不满,就像Facebook现在面临的处境这样。但谷歌做得相当不错,而中国公司也做得很好,所以没有太多投诉或重大数据泄露。


我认为中国政府将继续关注消费者以及他们是否受到伤害。如果他们没有受到伤害那么我认为不会出现新的法律。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和美国彼此之间的相似程度要高于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