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元年?它比我们更早流浪出地球

引言

电影建筑师

2019年将是中国科幻电影集中爆发的初始年份,有人满心期待,有人嗤之以鼻。但无论前方是明是暗,我们都需要更多先人经验及幕后知识来照亮这个行业上升的道路。

从乔治·梅里爱的《月球旅行记》开始,经历了《2001太空漫游》、《星球大战》、《银翼杀手》等里程碑影片的爆发与好莱坞工业体系的推动,科幻电影成为了全球最卖座的主流类型片之一。


电影《流浪地球》海报


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中国电影也即将迎来诸如《流浪地球》等本土科幻影片的集中亮相。但这次,我们不妨来回顾一部同样讲述逃离地球末日,用太空旅行来寻找乌托邦的电影。


它就是2017年上映的硬科幻佳作《太空旅客》。


故事的两位主角来自不同的阶层,都处于休眠状态。本来需经过一段长达120年的跨越太空之旅,却在开始后三十年被意外地唤醒。他们的目的地是家园二号(Homestead),一个遥远的乌托邦星球,将与其他4998名乘客在那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电影《太空旅客》宣传照


或许有人认为它并不出众,票房也没有大爆,但你可能不知道负责本片所有场景设计及视觉特效的艺术总监盖伊·亨德里克斯·戴亚斯(Guy Hendrix Dyas)只有十周的时间来完成整个项目的设计及制作。所以,通过了解它的幕后,你或许能初步了解到好莱坞目前令世界惊叹的平均工业水准。


亚特兰大松木制片厂摄影棚的置景现场照片


艺术总监戴亚斯算是英国大名鼎鼎的电影制作设计师,不但在《太空旅客》之前凭借《盗梦空间》、《史蒂夫·乔布斯》两次提名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还曾连续4年被“星期日泰晤士报”评选为好莱坞摄像机背后的十大英国人之一。


Guy Hendrix Dyas


电影艺术总监


代表作:《盗梦空间》、《太空旅客》、《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史蒂夫乔布斯》、《城市广场》、《超人归来》


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工业设计学士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硕士

职业生涯始于东京,在公司传奇创始人盛田昭夫的监督下担任索尼的工业设计师。 后加入工业光魔(ILM)加利福尼亚州团队,开始了电影生涯。


与大部分电影艺术总监不同,戴亚斯曾经从工业设计师及概念设计师做起,可以算是天生具备制作科幻电影的设计思维优势。但仅仅依靠设计才能并不能把控如此庞大复杂的项目,还需要大美术部门所有艺术家、工人的通力配合。


阿瓦隆号


阿瓦隆号飞船整体外观


在设计本片的太空飞船阿瓦隆号之前,戴亚斯勾勒了一些初始设计草图。他认为观众这些年已经看过了太多精美的宇宙飞船,如千年隼号,但如何让这次的设计既实用又美观,并在不分散注意力的情况下满足观众对未来的想象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艺术总监戴亚斯铅笔绘制的最初阿瓦隆号概念,包括三个独立的螺旋船体、一个中央脊柱和推进装置。带有安全带的电梯能够将乘客自由传送与重力强大的外缘与重力消失的核心之间。


戴亚斯在外出散步时注意到一些树种从美国梧桐树上旋转着掉下来,就像一艘艘小型的直升机。他突然意识到,太空船在太空中无休止地进行大量旋转运动的概念会很棒。于是,最终设计包括了三个旋转叶片,它们通过离心力产生重力,中央核心带有零重力电梯连接三个不同的环境。每个叶片都对应着船上生活的不同部分,包括休眠港,中央广场和酒吧,以及为新星球提供物资的存储区。


由概念设计师伊戈科内泽维奇Igor Knezevic为美术部门的设计制作的3DMAX模型,在后期视觉特效艺术家添加纹理和色彩后将最终在镜头中进行合成。


据说,阿瓦隆号的设计受到了来自绘画和建筑的影响,包括了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的画作和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和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的建筑设计。戴亚斯还参考了各种各样的设计风格,从装饰艺术风格的酒吧到带日本枯山水的天文台,应有尽有。


诺曼·福斯特设计的瑞士再保险总部大楼酷似“小黄瓜”的生态螺旋设计


爱德华·霍普画作《夜鹰》(1882~1967)

导演莫滕·泰杜姆(Morten Tyldum)想要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关于船舶及其内部的描述在剧本中是模糊的,这给了戴亚斯充分自由的发挥空间。戴亚斯很快组建了一支由概念艺术家和设计师组成的核心团队,将这些想法向前推进,并将其发展为坚实而详细的设计。


亚特兰大的松木制片厂也是漫威宇宙电影的主要制作基地之一


本片的大部分内景主要在亚特兰大的松木制片厂和威尔明顿的电影制片厂进行搭建。大部分的外景运用了CGI技术进行后期生成。


在搭建中的船员工作区环形走廊


许多的布景能够通过上图中显示的圆形舱门进行连接。通过故事板的提前规划,演员能够通过这个环形走廊来往各个空间,但其实都使用了同一个舱门进行拍摄。


船员工作区环形走廊内部,相比于乘客区看起来是更简单、更具功能性。这里只允许船员进入,并与舰桥、船员宿舍相连。


休眠港


作为科幻电影的标配,休眠舱的设计是重要的标签之一。艺术总监戴亚斯设计了一个“Pod Trees”的休眠舱组团概念,由八个连接到柱子的休眠舱和一个紫外线光环组成。


休眠港整体布景剧照,实际只搭建了4个休眠树,其余用CGI延伸拓展


“在科幻小说中很多时候你会看到身体浸入液体或附着有管道和静脉注射器,当然所有这些都是必要的,但似乎有一件简单的事却被忘记了。皮肤是一个活生生的呼吸表面,需要接收光照,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加入了人造阳光。“


24个休眠舱在洛杉矶制造组装,并船运到亚特兰大的松木制片厂进行拍摄。睡眠舱中的乘客是真人群演,在镜头中尽量显得真实。


强大电影工业制作体系保证了洛杉矶远程团队制作的休眠舱质量。每个休眠舱都有输送维生素D的插管,从远处看,这些休眠舱树形成一个迷宫般的网格,看起来像开放的鲜花。


概念图展示了星爵与大表姐在玩猜身份游戏的地点——休眠树的场景


设计的过程中,美术部门参考了很多工程师的建议,当概念草图完成之后,利用工业设计软件Rhino进行了更加详细的三维建模来与置景与后期特效进行沟通。而设计也在前期与后期团队的磨合下一步步完善。


休眠港场景中可以看到休眠舱的加压装载门,按原计划都是在地球出发前被仔细封闭好的。右图为男主角在被异常唤醒之前。


中央酒吧


中央酒吧总体布景剧照


中央酒吧的设计据说致敬了著名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酒吧总体呈现装饰艺术风格,并由一个名为亚瑟的机器人掌管。


戴亚斯希望酒吧像一个温暖的珠宝盒,与船上其他空间氛围形成鲜明对比。 “我喜欢装饰艺术建筑。通过设置直接和间接光源,他们为这个空间创造了珠宝盒似的效果,而挑战在于将经典装饰艺术元素与未来主义幻想融为一体。


致敬赖特的入口设计用了阿瓦隆正立面抽象图案砖,某些镂空透出高明度的雪花石(左)

航行中的阿瓦隆的墙面浮雕设计(右)


从审美角度来说,这个空间可以令人想起《闪灵》中Overlook酒店的吧台。强烈的艺术装饰线条和形状被用来建立一个奢侈但孤独的环境,以供展开关键情节。戴亚斯还用了室内设计师大卫·希克斯(David Hicks)风格的地毯向库布里克电影致敬。


“很多人都问过为什么我们在飞船的美学上有这么巨大的跳跃,特别是关于装饰艺术酒吧。大多数电影宇宙飞船的设计都具有独特的美感。但由于这是基于游轮美学,我们有机会通过这点调动现场的情绪,我们有很多酒吧场景。所以我的想法是,为什么设计要疏远人们呢?让他们觉得他们在家里不行吗?设计就像纽约酒吧一样。我从斯坦利库布里克的《闪灵》中汲取灵感,因为克里斯·普拉特的角色与酒保之间的关系让我想起闪灵》中杰克·尼科尔森和的男服务员之间的奇怪关系。”


《闪灵》酒店吧台与地砖(左)《太空旅客》酒吧台与地砖(右)


戴亚斯的设计美学深受建筑师赖特的影响,他也喜欢从自然中汲取灵感来设计涉及技术和与人交互的空间。在诺兰的《盗梦空间》中,他同样使用了赖特喜欢的日本建筑装饰元素。


盗梦空间》中的日式空间


《太空旅客》中的餐厅也用了日本元素


在设计飞船的丰富的内部环境时,很多人容易想到去借鉴娱乐天堂拉斯维加斯的设计。但戴亚斯想要观众沉浸在充满未来感且令人感觉平等、平静和温暖的环境之中。


吉姆与酒吧掌柜亚瑟见面的场景致敬了《闪灵》中的场景


酒吧中的机器人运用了多个真人与特效组合的方式。机器人酒保亚瑟的演员跪在安装有镀铬轮的椅子上进行表演,最终通过数字模拟和后期特效重建来完成。而餐厅机器人则是连接着轨道车并配合穿着绿幕的工作人员完成手部动作。


电影中人工与特效混合的机器人拍摄方式


虽然酷似纽约艺术装饰酒吧,充满了温暖和诱惑感,但从细节中能提醒观众演员正处于宇宙飞船之上。墙壁上有装饰艺术风格的装饰,但与展示工业时代的传统样式不同,符号都是具有宇宙飞船的抽象暗示。


通过入口处的墙壁覆盖物、地毯、瓷砖上的图形暗示时间和空间的旅行。丰富的金色和红色色调是电影色彩设计的一部分,与船上许多其他地方寒冷、坚硬的白色形成对比,提供地球感和人性的味道。


带有地球味的酒吧总体氛围


维也纳套房


维也纳套房豪华的总体设计,它专门为富裕乘客提供住宿。


这艘船最豪华的区域是维也纳套房。开放式两层楼的客房面积超过1,800平方英尺,设有宽敞的现代楼梯和俯瞰太空的巨大窗户。 休息区家具采用了马克·纽森(Marc Newson)和沃伦·普拉特纳(Warren Platner)的设计。布景陈设师萨迪娜(Gene Sadina)参考了飞船建筑设计的许多形状,并在家具陈设中体现出来。


左图为工业设计师马克·纽森设计的WoodChair。他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为为世界制造曲线的人

右图为沃伦·普拉特纳的客厅桌设计,他以建筑设计为主要的职业,同时也设计了几件举足轻重的家具作品。


维也纳套房是一个两层空间,类似纽约的阁楼式建筑,有一个巨大的窗户,可以眺望太空。这个过顶的房间与船上其他紧凑的小屋形成对比,有一面可以显示任何生活图像的智能屏墙来带给人们回到地球上生活的感觉。


智能屏幕可以拓展空间的尺度感。


这是主角詹姆斯·普雷斯顿(由星爵饰演)决定在长途旅行中居住的地方。这间套房随着船舶的其他部分演变得更具未来感,而单一的故事、经典的维也纳高比例及细节元素、浮动楼梯和睡觉的阁楼组成了一个宏伟的两层空间。


影视建筑中最利于拍摄的阁楼+楼梯的通高组合空间


全套布景包括一个主起居空间,一个阁楼卧室,一间浴室和一条走廊。主空间的形状在一侧成角度,具有望向太空的大窗户。倾斜的墙壁是故意让人感觉这1800平方英尺的住宅建在船体上。墙壁上覆盖着一系列凸起的拱腹,内部有连续的光带,整个空间都在发光。照明和饰面的选择是该布景外观的关键,并且对不同的内置照明给予了很多考虑,在设计初就流出了隐藏灯带。


奥罗拉在维也纳套间中的气氛图,由插画师在布景设计是提供的Sketchup模型基础上绘制。


在一楼,地板的周边建造了一个连续的光槽,以便对墙壁进行照明,同时还有从内部照亮的独立墙和内置于天花板中的轻型拱腹,为空间增添了另一种世界的光彩。楼梯设计为一系列带状曲线,在SketchUp中建模,然后切割,为每一级踏步创建了复杂的轮廓。


维也纳套房内漂浮的大床


阁楼的主要特色是大型天蓬床,床垫看起来像是漂浮在发光的玻璃地板上方,连续的浅色丝带突出了床的形状。床上还设有内置电动窗帘轨道,保护隐私。楼上还有一个节省空间的壁橱,可以利用轨道从墙上拉出来。衣柜主要由弯曲的丙烯酸制成,因此它可以从下面的内置灯箱点亮。在阁楼的一端是一面墙,内置一个大型背投屏幕,可以电影剧情发展投射不断变化的情绪,天气或气候。


观景台


受希腊与日本建筑文化启发的观景台


观景台其实是飞船的甲板空间,由于剧本只描述为“他们进入了一个房间”,所以设计有了更多发挥的可能。终极设计灵感来自希腊圆形剧场,同时有着日本枯山水的中心。但仔细看,也要建筑师卡拉特瓦的味道。


埃皮达罗斯剧场,拥有一个古代希腊圆形剧场经典的半圆形外形。


外星建筑感极强的,由卡拉特拉瓦设计的索菲亚王后艺术歌剧院


观景台作为一个公共空间而并非专门为宇航员或船员服务。在中心有一个美丽的日本禅园,让乘客在看向太空的同时能够增强放松和冥想的感受。那里的一切都是椭圆形的,下意识地提醒你正处于行星的轨迹。


椭圆也在暗示着行星运行的轨迹


每个天花墙身连体肋拱由箱形截面分开建造并依次装配进平台


“观景台是一个冥想的地方。禅宗僧侣在几个世纪前设计了日本枯山水,以思量生活的意义。就像枯山水一样,墙壁宛如一个完美的涟漪,从一个星形展示柜同心地散发开来。此外,一个真正的禅岩花园就位于大观景窗前。角色在使用这个空间的各个时刻都在思考着自己的生活,同时期待着一个他们永远无法触及的目的地。该设计仔细地揣度剧本包含的隐喻。”


在模型渲染基础上绘制的气氛图,其中枯山水的设计形状在最后的细化设计中被改动掉了


游泳池


艺术总监戴亚斯尝试在亚特兰大寻找合适的游泳池来拍这部电影,但最终没有找到。 于是制作团队挖掘了制片厂内的停车场区域,在不到六周的时间内建造了一个奥林匹克规模的游泳池。 


建在松木制片厂停车场的游泳池


由于阳刚硬朗的形状和形式主导着飞船的设计,所以设计师希望游泳池更柔软,更有女人味。


从设计、搭建到完成拍摄,这个布景只有五个星期的时间


游泳池的一端需要一个大窗户,以便为连接室外的一些关键视觉效果镜头提供基础。 虽然在规定的时间范围内,一个4米长的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