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侠隐

民间故事:侠隐

天无绝人之路。有时你觉得无依无靠,生无可恋时,它却突然给你一个惊喜。

这则故事的主人公叫麻三,是一个鳏夫,穷苦人家出身、老实巴交的他在给富人挑了大半辈子水后,晚年却被清理出门。当他心如死灰,却意外地在平日挑水的河里捞到一把金刀,瞬间由穷人逆袭成富人。原本以为他会和和美美地度过下半生,谁知又被裹挟进暴力的漩涡……

1宝刀出鞘

板棍屯坐落在大青山脚下,是一座拥有百余户人家的村庄。

千百年来,村民保持着一个习惯:早上和中午成群结队去河边挑水、洗衣,晚上去河边游泳嬉戏。

村民常去的地方有两个渡口,在上游的叫风凌渡,在下游的叫雨凌渡。

不知何时,两个渡口各有十一块平滑的石头露出水面,经过河水长年的冲刷和人们的拍打,光滑锃亮。

令人疑惑不解的是,两个渡口加起来却有23块石头,因为有一块石头很神奇——它有时会在风凌渡出现,有时会在雨凌渡出现,有时在两个渡口都不见踪影,仿佛正在路上。

曾有一个邻村人,眼馋那块石头乌黑光亮,一天夜里悄悄地把它扛回家当磨刀石。

不料,石头次日就不见了,没多久石头又出现在板棍屯的河里。

这一切,板棍屯人并不知情,他们早已经习惯它的时有时无。

多少年来,只要第23块石头在哪个渡口出现,都会引起村民的追捧,大人喜欢在上面洗衣服,洗菜,小孩喜欢趴在上面游泳,嬉戏。

某个时候,板棍屯村里有一个孤儿叫麻三。

他虎背熊腰,可惜家无良田美地,平时靠给富人阿耀家挑水混口饭吃。

不知不觉间,麻三从15岁挑水到了60岁。

挑水除了能维持日常生存,麻三没有多余的钱娶妻成家。他家徒四壁,从前门扔一块石头进去,石头“嗖”地从后门飞出。

风吹雨打练就了麻三钢铁身躯和钢铁臂膀,但人终究有老迈的时候。

麻三60岁那年冬季的一天,不小心在挑水途中摔伤了,不能再挑重担。

阿耀见他没用了,付给他一点钱后,把他打发走了。

这天中午,麻三拖着残腿到河边给孙家挑最后一担水。

他坐在那块奇石上,望着熟悉的渡口,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45年的挑水情景历历在目,没想到自己却落到一个老无所依的下场。

想到这里,他不禁潸然泪下。

在舀水时,麻三感觉到手似乎碰到了什么利器。

起初,他以为是一条鱼。

他伸手去抓,它却滑溜溜地跑掉了。

当人不去理会时,那条“鱼”不仅会来划手,还会来划脚,闹得很欢。

“鱼”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南,一会儿北的乱窜,陪麻三度过了一个寂寥的下午。

临回家前,麻三惊讶地发现,水里的利器不是一条鱼,而是一把金光闪闪的刀。

“莫非这是一把宝刀?”麻三瞬间热血涌上心头。

他小时候听老人说,如果遇到水中宝物,要及时咬破手指滴血,不然宝物会幻化而去。

此时的麻三来不及多想,赶紧咬破手指,对准那把金刀滴了几滴血。

说来也怪,那把金刀仿佛被人血粘住了,定定地浮在水中,像一条被电晕的鱼。

麻三平气凝神,伸手去抓,捞出一把金刀。

趁着四周无人,麻三赶紧脱下衣服包住金刀,一步三滑跑回家。

他用一块红布将刀包好,藏进床底。

等到三天过去了,麻三小心翼翼地打开红布,仍看见金刀安静地躺在那里。

说来也怪,此后板棍屯再也没人见过那块奇石,更没人知道它去了哪里。

金刀给麻三的生活带来了巨变。

它削铁如泥,吹毛断发。麻三康复后携刀上山打猎,小到蛇鼠,大到野猪,手到擒来,从不空手而归。

民间故事:侠隐

2宝刀回鞘

宝刀在手,老来无忧,可麻三自知人总有迈不动腿、坐吃山空的一天,便决定上山开荒种橙子。

麻三种的橙子都是野生的,原本果实又小又酸,可经过他的手后,果实变得又大又甜。

三年后,麻三在村里建了一座新房,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六十年鳏夫穷落魄,一朝富贵羡煞旁人。村民们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这年,板棍屯的邻村班才屯出了一件大事。

一名40岁的叫幺妹的女子被夫家休了,遣返娘家。理由是,幺妹外嫁20年,竟然半个孩子都屙不出来。

幺妹年轻那会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奈何美人迟暮,也抵挡不住花红易衰的命运。

她的夫家是富贵人家,有钱有势,自然不想香火断绝。

这些年里,幺妹被公婆挤兑,加上丈夫冷嘲热讽,早就变得老态龙钟。

女子被休,这在村里可是丢人的大事,有句话叫“丢人丢到娘家了”。

弟弟觉得这是家丑,弟媳更是觉得姐姐回门,会给家门带来不幸,三天两头白眼相对。

父母虽然可怜女儿的遭遇,无奈家中已不由得自己做主,除了唉声叹气,就是摇头连连。

幺妹顿觉人生绝望,整天以泪洗面。决定拿一根绳子跑到山上自我了断。

那天,麻三从果园回家,路过山林时,突然内急。

他拐进路边的草丛,就在他准备小解时,突然看见头顶前方吊着一个女子,吓得把尿都吸回去了。

也不知哪来的胆量,麻三果断抽出金刀,砍断绳子,救下女子。

他定睛一看,认出上吊的人是幺妹。

当时幺妹脸色发紫,气若游丝,已经昏迷过去。

麻三抱着幺妹,又是摇,又是叫,她才慢慢苏醒过来。

醒来的幺妹,又是一番哭天抢地,责怪麻三不该救了自己,说自己到处被嫌弃,生不如死。

麻三脸憋得通红,说:“幺妹……如果你不嫌弃,我养你!”

幺妹说:“我是被休的女子,浑身晦气,只怕会让你抬不起头。”

麻三说:“我打了六十多年光棍,泥土已埋过腰,还怕什么丢脸?”

山林里,麻三和幺妹掏心掏肺说了半天话,宗旨只有一句:我们在一起。

当晚,麻三就把幺妹领回家了。

不消说,鳏夫配休女,麻三和幺妹频频登上板棍屯方圆五十里八卦的头条。

封闭了千百年的板棍屯村民,似乎一夜间也找到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上到八旬老人,下到六岁孩童,都能信口拈来几句关于麻三和幺妹的情史。

麻三知道村中人多嘴杂,而自己沉默寡言惯了,有理说不清。便带着幺妹住到山上的果园里去,一来图个清净,二来也好打理果树。

不知什么原因,麻三越活越年轻了。而幺妹经过麻三的悉心照料,元气恢复得很快。她徐娘半老,仪态万千。

白天,麻三除了埋头干活,跟幺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打六十三年光棍,似乎就是为了等你,值了。”

夜里,幺妹对麻三说:都说咬人的狗不会叫,果然,不叫的狗一逮到人就不肯松口……

民间故事:侠隐

3宝刀出鞘

不知不觉间,麻三跟幺妹已经在山上呆了整整三年。

这期间,他们的果树枝繁叶茂、开花结果,连年丰收。

喜上加喜的是,幺妹还有了身孕。

眼看自己老来得子,麻三容光焕发,几乎包办了家中所有事务,叫幺妹一门心思安胎。

一天,板棍屯来了一个风水先生。

风水先生是麻三先前挑水的东家阿耀请来找祖坟地的。

风水先生跑到板棍屯对面的山上,左顾右看了一阵后,说:“你们村两个渡头是不是各有十一块石头,其实还有一块石头,它常在两个渡口来回出现。那可不是一般的石头,里面蕴藏一把金刀!”

阿耀听了,惊得张大了嘴巴,追问奇石现在何处。

“唉,奇石已失踪,金刀已落他人手。”风水先生叹气说,“如果你能拿到金刀,可保你们家世代荣华富贵!”

阿耀虎躯一震,幽幽道:“请问,拿到金刀的人是谁?”

“拿金刀的不是别人,他先前还在你家挑过水呢,造化弄人啊!”

阿耀听后,差点惊掉了下巴,怪不得近几年麻三家境如日中天,原来是宝刀庇佑的结果。

阿耀是板棍屯最有钱有势的人,他大儿子当官,二儿子是民团团长,家中有良田几百亩,买卖铺到方圆五十里以外。

平时只有阿耀欺负人,从没人敢顶撞他。现在,风水先生突然预言鳏夫麻三的风头将会盖过自己,心里自然不安。

葬完祖坟的次日,阿耀就迫不及待上山找麻三去了。

阿耀开门见山,问麻三多少钱可以买到那把金刀。

麻三知道来者不善,一口咬定自己根本没有什么金刀,理由是如果有金刀他不必到山上种果谋生。

阿耀不好搜屋,幽幽道:“阿楞,金刀往大了说是国家财产,往小了说是集体财产,你私吞不下!再说,你这间破茅屋能藏得住金刀吗?”

下山后,阿耀贼心不死,决定重金雇凶夺刀。

他秘密召集家里的壮丁,说麻三当年挑水时偷走了家中的一把金刀,现在请他们夺回。

阿耀摆出几百块大洋,放出豪言:“只要能夺回金刀,酬劳少不了你们的!”

壮丁们从来就不把鳏夫麻三放在眼里,此时受了挑拨,都变成了疯狗,咬牙切齿,恨不能一下子将麻三大卸八块,以讨主人欢心。

这天晚上,夜黑风高,阿耀家中十名壮丁身着夜行衣,潜到麻三的果园周围埋伏。

说来也怪,旷野里一片漆黑,麻三和幺妹所住的茅屋从外面看却金光闪闪。

这情景把壮丁们看傻了,他们一口咬定那是金刀发出的光芒。

当然,麻三和幺妹是不知道这一切的。在他们看来,金刀就是一件带来好运的宝物而已。

麻三躺下后并没有马上睡着,白天阿耀气势汹汹来讨刀未遂,绝不会善罢甘休。

有一件事麻三百思不得其解,原本附近山上是有猛兽出没的,可他们上山几年来,从来没有动物烦扰过他们的领地。

“这一切会不会跟那把金刀有关?”麻三想到这里,更是睡不着了,伸手又去摸藏在枕头底下的刀。

幺妹此时已经陷入沉睡,她呼吸均匀,隆起的腹部像一座小山丘,那里蓄着他们未来的希望。

自从有了身孕后,幺妹似乎变傻了,但这傻样在麻三看来却是美丽无比。不久的将来,他们将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就在麻三畅想美好明天时,凶猛的壮丁们扑向了茅屋。

他们像饿狗似的踢开茅屋的门,冲进屋子,直奔床铺而去。

麻三对此早就有所觉察,整个晚上一直竖着耳朵倾听屋外的动静。还没等到黑衣人靠近床铺,麻三已抽出金刀,一跃而起,仿佛一个绝世高手。

那把金刀在麻三手中似乎长了翅膀,长了眼睛,经过一场厮杀,壮丁们要么被划伤眼睛,要么被割断手脚筋,虽然没有致命,但已丧失杀人越货的本领。

以前,麻三的生活里只有一日三餐;遇到幺妹后,他的世界里有了追求。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女人和孩子。

黑屋里,刀光仿佛一道道金色的闪电,在叮当作响和一阵哀嚎过后,很快恢复了平静。

幺妹本来想点灯看清来人的面目,但被麻三制止了。

“算了!”麻三说:“你们走吧,别再对金刀有非分之想了,如有下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壮丁们跪谢麻三不杀之恩,仓皇逃离。

等到杀机退去,麻三说:“幺妹,金刀我们藏不住了,这个地方我们不能再呆。”

“那我们就离开这里吧,找一个地方隐居,或者把金刀卖了换钱……”

麻三和幺妹收拾好了行囊,一把火烧掉了茅屋和果园,携手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从此,世上再也没有麻三的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