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科幻】耆英必须死

葬礼上,托比问弗兰克:“凡人必有一死吗?”


弗兰克回答:“是的,世上没有永恒的生命。”


托比:“为什么生命不能永恒?”


弗兰克摸了摸托比的头,道:“这是宇宙的规律,因为生命会不断的繁衍,如果生命是永恒的,那么长久之后,生命将占据整个宇宙,而我们的宇宙中,物质和资源是有限的,不可能满足无限多生命的需要,所以生命必须经历生与死,有始有终。”


托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弗兰克轻叹了一声,其实他从来没有像孩子这样思考过关于永恒的话题,只是临时灵光一闪想到了这种解释,但实际上他自己隐隐觉得这种反证法似乎存在着逻辑上的硬伤,因为实际上生命总数总是在不断的增加,按此趋势,理论上最终生命也会挤满整个宇宙,这点无关生命是否会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生命之间必然会因为争夺资源而斗争,”弗兰克后来带着这个问题请教了罗金——一位高等学府的社会经济学老师——他说:“斗争的结果就是生命总量会有一个动态的调节,使资源占用率最终会基本保持稳定,只在一个小范围内波动。”


物理学家莱特却不同意罗金的解释,他告诉弗兰克:“宇宙唯一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真理,是热力学第二定律,即熵总是趋向于增大,而生命的诞生意味着局部熵的减少,必须以熵的增大作为最终代价,也就是死亡。所以生命的诞生只是熵的海洋中的一道涟漪,必然会被迅速抹平。”弗兰克目睹莱特单手甩出的一颗小石子,在湖面弹跳了3到5下,激起几道波纹,然而小石子沉没不到10秒,湖面就重新恢复了绝对的平静。


弗兰克的另一位好友,生物学家郎斯则持另外一种观点,他认为:环境是影响生命生存的首要要素,环境不可能一成不变,所以生命必然需要根据环境作出改变,如果生命是永恒的,就不可能一直适应变化的环境,所以我们就可以得出反向的结论。


伊莱克斯是朗斯的学生,他对老师的观点倒不以为然,也难怪他后来转攻了分子工程。他提出:环境并不一定会发生变化,有长期能保持稳定的环境,例如黑洞。而实际上,构成生命的元素,包括碳、氧、氮、硫等重元素,在宇宙中只有不到1%的含量,而氢和氦的占比则为99%,如此巨大的差距之下,生命的总质量在宇宙的有生之年里都依然是沧海一粟,不会对宇宙资源有太大的影响,不存在资源不够用的可能,即使有也只是局部的资源紧张,放到全宇宙去看根本不足一谈。


然而,他的结论还是否定生命永恒论的,因为随着时间流逝,这些重元素必然发生衰变,使生命无法永恒维持。


朗斯反驳:“你怎么知道生命一定是这几种元素构成,不可以是氢和氦或者是未知元素吗?”


他们一边在争论,弗兰克一边收到了即时的消息,总部要求他马上准备一下,即日出发到嘎拉西星系,负责到二芙星采访一个重要的庆典。


“二芙星?这个星系一直都很神秘的喔。”伊莱克斯喵了一眼弗兰克的信息窗口。


“我确实没听说过,你知道多少情况,麻烦告诉我。”弗兰克抹了抹汗。


伊莱克斯摆了摆手,表示无可奉告。


弗兰克只好求助于郎斯。


朗斯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对着弗兰克说:“二芙星奉行的是不结盟政策,长期不参与任何星际事务,同时也不允许外界介入,外界一直嘲笑他们闭关锁星,愚昧之至,但听说最近二芙星换了新元首,这次你可以去采访,可能是新元首新官上任三把火,对异星人的政策有松动了。”





在向二芙星航行期间,弗兰克开始查阅总部提供的有限的二芙星资料,实际上它是主序恒星和18颗行星的合称,以发源地行星统一命名,二芙星人已经基本控制了他们所在的星系以10光年为半径的范围。


弗兰克心想:可以开发主序恒星作为能源供应,也开发了这么多行星,可见二芙星人应该已经发展到了II型文明,看来并不像外界所认为的这么落后。(作者注:根据天文学家Nikolai Kardashev设想,按掌握不同能量控制技术对文明等级划分为3级,分别是行星级(I型)、恒星级(II型)、星系级(III型))


当到达二芙星上空,弗兰克用中微子发送了降落的申请,然后很快接到了一条不可思议的回复:我们没有降落场,坠毁前你跳船就行了。


“什么!?你在开什么玩笑!?”弗兰克猛的一拍发送键,将这条信息扔了过去。


“这是官方的正式回复,绝不开玩笑,在你离开的时候我们会负责提供航行器,现在按指挥做,否则你可以选择直接回程。”


弗兰克马上接通了总部,然而总部无情表示这次采访是独家的,如果完不成就不要回去了。


弗兰克对着空气痛骂了一顿无良的总编,以及那个一直想害死他然后瓜分他LEMONPAY账户的萨尼克。最后只能无奈地向托比发送了一封遗书,这封遗书只有在他本人真实死亡后才会被托比收到。


第3次准备好身后事的弗兰克镇定下来,开始控制着飞行器在低空寻找着陆点,显然他不能绝对信任二芙星人的乱指挥。


然而事实上二芙星表面几乎只有林立的山峰和连绵的丘陵,连个像样的平原都没有,也不存在海洋,只有少量的植被,似乎水分都藏在地下了。


“警告,15秒内,如不降落,后果自负!”二芙星突然发出了最后通牒。


弗兰克无语,只好选了一处不太险峻的丘陵地带弃船,乘坐逃生舱降落到了地面。


但就在飞行器即将坠毁的时候,一道闪光突然笼罩了飞行器。


当闪光褪去,弗兰克离开了逃生舱,远望而去,惊奇的发现飞行器凭空消失了!连一点残骸都没有留下!


该不会被二芙星轰炸至渣了吧,弗兰克感到心有余悸。


惊魂未定之际,弗兰克发现四肢像是被什么钳住一样,已经动弹不得。




弗兰克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提着,在灰暗的空中漂浮着,直到到达一处阔然开朗而且眼前一亮的空地。


“元首大人,通讯星人已带到。”弗兰克的身边凭空冒出一个声音。


这时候弗兰克借助现场充足的光线总算看清楚了,原来身旁站着两个人,只见他们身高大概是弗兰克的1.5倍,通体接近透明,各有一只手钳着弗兰克,紧紧的将弗兰克夹在中间,看来就是他们将弗兰克控制着并提溜到这个空地的。


弗兰克再望向前方,原本以为只有空气的空地逐渐显现了几个身形,身高似乎更高一头,但基本也是几乎通体透明,只是因为不同方向的光线的折射才能让人看出轮廓。


此时,弗兰克面前处于正中的人摆了摆手,弗兰克随即感觉到可以脚踏实地了,同时钳住他的力量也消失了。


弗兰克明白这几个人应该是些大人物,识相的马上向面前的几个透明人鞠了个躬。


那位透明人说:“欢迎参观二芙星,路上顺利吧?”


弗兰克抬头望去,只见正中的透明人身高似乎是最高的,但其实旁边的人都是半蹲在两侧,看来中间这位就是元首了。


弗兰克语气上是尊敬的,但又带点讽刺的回道:“还算顺利的,倒是我的飞行器对贵境造成滋扰了。”


“说到飞行器,我星对此负完全的责任,你可以放心,我星可以保证你顺利回程。”


弗兰克只好对元首表示了感谢。


元首继续说道:“这次邀请弗兰克先生光临,其中的原因你已经了解了吗?”


弗兰克恭敬的回复:“总部的通知是让我参加并采访贵境即将举办的一个盛典,但没有细说,还请元首大人明示。”


元首略带严肃的口气说道:“我星曾经经历过人口爆发的阶段,行星资源几乎被消耗殆尽,只有移民到其他星球,所以你也看到了,我们基本上控制了近10光年范围的大部分行星,当时的伟大的元首,也就是我的祖先开始意识到,如果再这样人口爆炸式的发展下去,不可避免的要发动对外的侵略战争,才能维持这样庞大的资源消耗,而这与我们一向奉行的和平主义是相悖的,所以伟大的祖先元首决定了每年举行一个盛典,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至于盛典的盛况,很快你就可以亲身感受到了。”


随后元首又摆了摆手,只见空地从中心一下裂开成若干块,中间升起一个巨大的圆形容器。


之所以叫容器,那是因为看上去它是玻璃做的,透明的,就跟二芙星人的身体差不多,说不定二芙星人身上就覆盖着玻璃所以显得透明了。


同时弗兰克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聚集了大量二芙星人,然而奇怪的是本来按这一路见到的二芙星人,除了身高外,由于接近透明的身体,弗兰克基本分辨不了他们的外貌有什么不同。但是对于现在聚集在身旁的二芙星人,弗兰克观察了一下,发现大致可以分为3种人种,因为他们身体对光线的折射率似乎有着本质的不同。


最多的一类人,身体似乎含有不少杂质,所以折射率比较低,身体透明程度很低,泛着一片暗黄色,很容易就识别出他们的轮廓;第二类人则是基本透明,跟玻璃类似,但还是基本能识别出轮廓;而第三类人就是跟元首接近,身体不但相当通透,只能通过灯光折射的彩虹色隐约发现其存在,而且身高也是相对其他两类高出几头。


经过几分钟的喧闹,场面渐渐安静下来。元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场地的中央。


“我亲爱的子民们,到达现场以及通过网络观看直播的孩子们,今天又是我们举行一年一度伟大盛典的日子。”


元首的声音在场地中回荡着,就像幽灵一样回旋了几圈然后就直钻弗兰克的耳朵。


他接着说:“百亿年来,我们的祖先进化出了高度的文明,通过移民逐渐统治了我们这片空荡的星域,但再向外迈出脚步的话,将可能触及异星文明,但我们虽然拥有发达的文明,却从来不是好战的,我们历来都是追求和平的种族。但我们也要生存和繁衍,我的祖先最早想到了控制人口,所以从那时起我们就有了一直延续到今天的这个盛典!”


稍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他的演讲:“我们种族的寿命都不短,但却奉行着60岁就要退休的传统,一到60岁就没有了生产力,只有消费力,还需要年轻人每月供养,对整个社会发展都是严重拖后腿的情况。因此……”


弗兰克听着元首的演讲,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联想到自己星系的情况,似乎也大概如此,但接下来的演讲是令人震惊的:


“因此……60岁以上的二芙星人就应该放弃生命权,为新一代人留下足够的生存空间!但毕竟他们对社会也有过巨大的贡献,这点是不能抹杀的,所以,元首准许到达60岁的二芙星人中有1/10000可以继续生存,而他们必须通过今天的盛典决定——谁生——谁死!但是,作为他们家属的,并不需要悲伤,为了二芙星的和平发展而牺牲的这些人,他们的精神和智慧都将上传到我们的总云服务器,作为服务器的一个分布式节点继续为我们二芙星全体人民服务,他们将永远活在我们周围,永垂不朽!!!”


元首又是一摆手,然后就不见了。围观的二芙星人马上发出了雷鸣般的齐声呐喊:永垂不朽!永垂不朽!永垂不朽!


随即圆形容器中突然多出了很多二芙星人,弗兰克仔细一看,原来是从上空空投下来的。


这些人跟观众差不多,也是分为3类人。其中大部分的杂质人掉落地面时就被摔碎了,变成了粉末状,再也没爬起来;玻璃人只有少量遭了秧,摔得零零碎碎的,他们也许没想到,只有粉身碎骨之后才能反射出彩虹一样的光;而几乎透明的人几乎都没什么损伤。


在这估计有1万人的一大波空投之后,场地上还生存的也就大概100多个二芙星人了。这其中有1个透明人,20几个玻璃人,其他都是杂质人。


很快,玻璃人就跟杂质人对干起来了,在玻璃人面前大部分杂质人根本不堪一击,靠身形的撞击就足以让杂质人变成齑粉,但偶尔也有多个杂质人能合作干掉玻璃人的。透明人只是面无表情的观看着他们互相残杀——弗兰克是这么认为的,虽然他也看不清透明人的表情。


当杂质人全部被“杀”之后,场面上也只剩余10几个玻璃人,这些玻璃人此时都注视着透明人,透明人(似乎)笑着说:


“你们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都可以”


玻璃人们互相看了一眼,说:“一起上吧,不然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马上聚拢在一起,然后类似叠罗汉一样,竟然合体成了一个比透明人还高3倍的巨型玻璃人!


巨型玻璃人马上对透明人发动了攻击,透明人此时只有逃跑。


但透明人似乎也并不着急,在几次差点被巨型玻璃人的拳风扫中之后,才大喊一声:“给我刀!”


不到1秒,透明人手里突然多了一把超长的刀,透明人看准了巨型玻璃人的来势,回身把刀一挥,顺着刀身射出了多道光芒,光芒把巨型玻璃人直接切成了N块。巨型玻璃人散架之后,有几个没有被光芒切中的玻璃人从上面自动分离出来了,奄奄一息,透明人站定了之后再用刀划出几道弧线,所有玻璃人就彻底被大卸八块了。


“本场结束,幸存者——C842214996532号,现场消费160万,信用额度53亿7640万,请留意您的账单上的最后还款日。”现场广播一样的声音,没有任何抑扬顿挫,仿佛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跟他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随即,在每具尸体身上都发出一道闪光,就跟弗兰克的飞行器一样,迅速的消失了。现场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弗兰克还没想明白这是什么回事,第二轮空投就开始了。


又是一场简单的杀戮游戏,胜者依然是某个透明人。


随后不断的清场,不断的空投,不知道多少轮后,总算有一个玻璃人幸存了,因为那一场并没有透明人。


弗兰克觉得太残忍了,所谓的盛典居然是一场定额清除的屠杀!难道只有他们的牺牲才能换来和平吗,宇宙如此之大就没有他们的安身之处吗?


但是更残忍的事情发生了。


场地上停止了空投。现场广播又响起:60组全部结束,恭喜各位成功获得了10年的生存权,请珍惜这有限的时光,10年后你们将再次参加盛典,赢取下一个10年的生存权,就如同接下来的这些70组一样,成为百里挑一的老人。


100个透明人又被空投到了场地中,他们的步履比之前那些人显然慢了点,这次并没有单方面的屠杀了,只有财力的比拼,谁的钱多,就能获得更强的武器和攻防的加成,虽然,战斗技巧对胜负也有一定的帮助,但这也只是在装备差不多的情况下才有效,面对绝对的财力碾压就只有坐以待毙了。然而胜者也并不那么好过,往往要以少个胳膊缺条腿作为代价,不过他们一下场就马上装上了备用义肢,看上去倒好像反而年轻了,至少步伐上是这样的。


当70组结束以后,接下来是80组、90组,人数越来越少,进程越来越快。


最后是100组,落到场地后,他们却都留在原地,并没有拼杀,他们都环顾了全场,并且集体齐整的向四周鞠躬敬意。当他们站直了之后,一道道闪光从他们身上亮起,没多久就都随着闪光的消失,一起消失了……也就是说,二芙星人活到100岁打不死也还老不死的,直接宣布到达使用年限,一次性直接报废!


在全场高潮不断的“永垂不朽”的呼喊声中,元首再次出现在中央。


当全场安静后,元首发话了:“我亲爱的子民们,百亿年来我星奉行不结盟政策,包括我的老父亲也是严格遵照执行的。但我不一样,从今年起,我星将成为星盟的一分子,与所有加入星盟的异星人共享信息,当然,也仅此而已,我星将依然保留绝对的防御力量,同时我星也绝不会参与星盟的任何军事行动。所以我也特意邀请了通讯星的一位记者朋友来到现场观摩,将我星热爱和平勇于牺牲的精神传播出去,使星盟的成员能加深对我星的认识,以便今后的星际合作!今天各位的表现,有目共睹,时间关系,请赶紧回到自己岗位上吧,为你们自己将来的盛典做好准备。”


元首又是摆了摆手,弗兰克身旁的二芙星人就都不见了,包括元首也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了。


弗兰克只剩一个人留在空地,除了惊讶就是不知所措,现场没有留下一点血迹或者是生物曾经存在过的气息,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这时一道闪光照耀着弗兰克前方,闪光当中逐渐显现了一架飞行器。跟来时他乘坐的飞行器似乎一模一样,看来二芙星人只是将它藏到不知哪里去了。


弗兰克知道此行该结束了,脑子里带着此行的印象以及大量的问号,回到了自己的飞行器上。


但是当初没法降落也就意味着现在没法起飞,弗兰克正想着要问二芙星航管人员怎么起飞,一道闪光又笼罩了整个飞行器。


弗兰克瞬间感觉到自己和整个飞船仿佛被挤压进了一个极度窄小的空间里,又好像是所有东西都被二维化了,最后似乎身体还像毛衣的线头一样,被一丝一丝的抽走。


但这一切感觉都只在一瞬间,当他回过神来,飞行器的舷窗外已经是一片黑暗,弗兰克开始感到天旋地转。


原来飞行器连同弗兰克已经在一瞬间到达了二芙星外的宇宙空间中,难怪弗兰克一用力就会失重旋转。





回航途中,带着对托比的思念,弗兰克疲倦地睡着了。


在梦里,他回到了母星,没想到在母星的上空密密麻麻地漂浮着无数的光点,一道道光照射在这些光点上,每个光点周围逐渐有了隐约的轮廓,他们是二芙星人!他们身体中心的光点互相之间似乎有着某种联结,行动都极其一致,他们很快降落到了地面,不久之后,母星已满目疮痍,此刻弗兰克远望到无数的其他行星表面同样漂浮着无数的光点。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回响:

生命会不断的繁衍

所以生命之间必然会因为争夺资源而斗争

生命的诞生只是熵的海洋中的一道涟漪

生命的总质量在宇宙的有生之年里都依然是沧海一粟

至于百亿年的时间积累

那是涟漪

还是海啸?


(全文完)




其他原创短篇科幻请点击下面链接

【原创科幻】圣杯(全文修订版)


[原创科幻]失去时间轴的世界


【原创科幻】风继续吹


饿鬼道


——————新年分界线————————


我是勇者X仁杰

南粤降生

网络共产主义首席倡议人

粤语终生守护者

合法转基因技术坚定支持者

防电磁辐射器材的日常嘲笑大全

伪科学谣言粉碎机

骗局防范专家

互联网概念炒作的打击乐

关键补刀及吐槽小王子

冷笑话偶然制造机

致力民间科普的迷途憨居仔。


如果你认可这篇文章,轻则点击右下“好看”,顺手转发,重则点击下方赞赏,支持原创,感谢你的阅读!